荣兴娱乐官网-“如果孤独有十级,我就是第十一级”

这是曾经网上热传的

一张孤独等级表

对照看看

你的孤独等级是多少?

朱国庆看到这个表格后

思索了片刻,笑着说

我可能是第十一级

在云南红河州金平县瑶家新寨

有一间孤独的警务室

坐落在半山腰

这里,有且仅有他一人

朱国庆,29岁,现为云南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红河边境管理支队金平城关边境派出所辅警。

2020年8月6日23时,瑶家新寨半山腰的警务室,山风吹着屋顶的国旗哗哗作响,屋檐一角的警灯不停闪烁,空气渐凉,夜色四合。

刚刚结束一天工作的朱国庆回到警务室,在写字板上记录着当天的巡逻情况。

这天,已是他独自坚守警务室的第583天。

辅警朱国庆和他背后的警务室

半山腰的警务室

金平县地处祖国西南边境,与越南山水相连,地势路况复杂,便道小路较多。在瑶家新寨旁就有一条可以绕开检查站、偷渡入境的山间小道。为将这一隐患彻底“堵死”,金平城关边境派出所决定,选派一人常驻警务室。

“我去!我是金平本地人,又从小在农村长大,了解当地语言、风俗,方便和村民打交道。”得知情况的朱国庆主动请缨,警务室偏僻的位置、艰苦的条件都没能挡住这个干劲十足的小伙。

2019年1月,他成为了瑶家新寨警务室第一位且唯一一位“主人”。

位于半山腰的警务室

尽管来之前,朱国庆对当地的艰苦条件已有思想准备,但刚到警务室时,他还是被这里的“简单”震撼了。

警务室改造前曾经是村里的一间活动室,坐落在村寨半山腰一片空旷的操场上,潮湿的房间除了四堵墙,一张床,空无一物。

由于位置偏远,出行也变得异常艰难,买东西必须搭车去15公里外的县城。赶上下雨刮风没办法出去买菜,朱国庆就只能在屋里煮碗挂面,撒点盐凑合凑合。

相较于条件的艰苦,无人倾诉的孤独更加难熬。

“因为没人聊天,我就听歌、看新闻,逐渐也就适应了,我还给添置了些家具,让这里多一点家的感觉。”他笑着说。

改造后的警务室

走进如今的警务室,窗明几净,简单整齐,书桌上的陈设不见丝毫凌乱,连支钢笔都被摆放得规规矩矩;一块不大的写字板上列满了工作、起居的计划和日常巡逻的情况,详细记录着他坚守这里的点滴时光。

村民口中的“小朱”

“你有什么事?我们家没有坏人,都是好人!”……“啪!”,在村里的第一次走访,朱国庆就吃了一个闭门羹。

初到警务室,除了日常的边境巡逻,熟悉当地情况成为朱国庆的当务之急,第一次走访便碰了壁确实对他打击不小。但他没有灰心,而是及时调整思路:先干事、再说话、后交心。

朱国庆帮助村民晒玉米

朱国庆明白,和老百姓打交道,得靠真心换信任。他决定先从帮村民解决困难着手,于是找到了村长,了解村里的情况和存在困难。

在村长家,他得知寨子是去年才整体搬迁至此,基础建设不完备,村里的活动室空空如也,村民们对此意见不小。

“通过和村委会、派出所协调,我采购了一些桌椅板凳,所里还给了一个投影仪方便村里开会,有时候我也会给村民们放放电影。”朱国庆指着远处的活动室说。

朱国庆在走访中与村民交谈

帮村民办户口、晒玉米、清理蓄水池、宣传法律、调解纠纷……他这一忙,似乎就再也没停下来。“小朱来了以后帮了我们不少忙,大家都夸他热心能干。”村长高兴地说。

2019年1月以来,朱国庆共帮助村民解决大小困难80余件,调解邻里纠纷30余起,村民对他的称呼也从“那个谁”变成了亲切的“小朱”。

名副其实的平安村

2019年1月16日,天色渐晚,朱国庆和巡防队员蹲守在路边的树丛里屏住呼吸,蚊虫叮咬也不敢动弹……他们眼睛紧紧盯着从远处山上下来的三个可疑身影。

突然,一阵零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他们过来了!上!”在瑶家新寨旁的一条小路上,三名非法入境人员被朱国庆和巡防队员合力围捕抓获。

朱国庆和巡防队员在山上巡逻

作为村里唯一的常驻警力,朱国庆一到警务室便摸清了遍布在山林里的每一条便道,即使在夜里,也能凭借声音准确追踪嫌疑人。

不止如此,朱国庆还在派出所和村委会的大力支持下,迅速组建起村民巡防队,担负起了整个村寨及周边小道的巡防任务。此外,他还定期组织巡防队员召开会议,通报村寨治安情况,及时发现潜在安全隐患并研究应对措施。

“村寨山林小路错综复杂,我们巡逻采取徒步和摩托车机动两种方式进行,一趟巡逻下来,徒步路程就有20多公里。”朱国庆介绍说,一天巡逻结束,回到警务室经常已是深夜。

朱国庆和巡防队员在村寨巡逻

经过朱国庆和巡防队员的共同努力,村民们的安全感得到了极大提升,巡防队也逐渐由一开始的3人发展到现在的12人。2019年8月至今,瑶家新寨保持各类案件零发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平安村。

朱国庆,有你真好

来源:国家移民管理局(ID:NIANEWS)

责编:叶壮